学生佳作

是因为什么使得这封“未来信”中藏不住做专题报道的梦想?

来源:西安高新一中 高一(7)班 魏信韬    时间:2020-05-21    已阅读45次

2020年4月的“我”:

你好!

你一定很难相信,这张小小的信纸竟来自十年后的“我”,此刻你心里是不是希望我会告诉你彩票的中奖号码?那你的幻想只能落空了。不过,我相信你会收获更有价值的东西。

“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全国人民众志成城,共克难关……”这是站在2030年路口的我,对你刚刚经历的灾难所有的回忆。十年后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笔,书写了多少人的生命,你一定比我更清楚。每一个逆行者坚定的脚步,每一个赶路人匆匆的步履,每一间雪中小屋里,那盏彻夜不熄的灯火,都在你心里点染了独一无二的一笔,一笔又一笔,绘出了你我。你无数次为那些逆行者的坚强而泪眼朦胧,无数次因疫情下的人性之恶而愤愤不平,你的泪水与不平,都成了滋养今日的我独一无二的“肥料”。

正是那一段时间“你”的经历,让我成为了“我”。也许你不会相信,我真的如你所愿走上了记者的道路。近期我正在做的,就是“十年回首,那些灾难告诉我们的”专题报道,我想看看那些灾难的亲历者,他们的生活怎么样了,他们又是如何面对灾难的。

我写信给你,想和你分享一件温暖的事。

前不久我计划采访一位曾经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由于得知她的丈夫在这次灾难中病逝,我一度因担心打扰对方而放弃,但最后我还是决定:去。我抱着如此的决心与她联络,但得知我此行的目的后,她的情绪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波动,仅仅是话语停滞了几刻,好像从梦中游了一程。

她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衣着虽不精致但整洁,和无数母亲一样有几缕白发,身上总是围着围裙。

当我和她谈起那场灾难时,她的眼神突然失焦,随即又强作出微笑对我说,“当时我一个人带着一儿一女,还有一家四位老人,”她轻轻地说,似乎不愿惊扰那段沉睡的回忆,“我听说他离开时,脑袋嗡地一下就懵了,”她转过头去,假装看着窗外的风景,“直到看到他的遗体,我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恐惧。”

“我忍不住,每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就不争气地流泪。我担心我照顾不好两个孩子,照顾不好家中的老人……”她还是没忍住眼泪,一滴一滴打在她的围裙上。我感到十分过意不去,递给她一个手帕,她却破涕为笑,拒绝了我。

“其实后来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两个孩子都很懂事,很理解我的辛苦。虽然累了一些,但日子总是能过下去的……”她的话语中,含着许多难以掩盖的辛酸。

正在我们交谈时,她的女儿回来了。看到一个陌生人和自己的母亲坐在一起时,她还误以为我是那些专门骗中年人的黑心商人。不过当我说明事情原委后,她同母亲一样轻松地接受了我的到来,没有将我视为来揭他们伤疤的敌人,好像我是他们一位久别的老友,此刻重逢便有说不完的话。

他们留我在家中吃了午饭。与此期间,向我说起了参军的哥哥,几年前病逝的爷爷,与那场疫情有关的记忆埋葬了十年,全部在这个下午倾诉给了一位陌生的老友。

当我告别时,还怀着我说,“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我们十年的记忆能找个人谈谈,已经一丝对她们的歉意,或许是看出了我的心情,那位母亲送我出门时对很满足了。”我也没想到我这个灾难的幸存者,竟然被灾难的受害者安慰了。

你知道吗,当我走下楼梯时,仿佛把这十年又重新走了一遍。我又看到了那个冬天增长的病例数字,又看到了火神山、雷神山的速度,又戴上了蓝色的医用口罩,又把自己在家隔离了数月,然后,又迎来了春天,又走出了家门,又一次看着大街小巷熙熙攘攘的人群,又一次笑着泪湿了双眼。那时的一幕幕场景在脑海中回放,时光好像重新组合,我成了历史的讲述者。

我恍然大悟,灾难毁掉的美好,其实一直存在着。斯人已逝,就认真地说一句“再见”,更重要的是,带着这份感动,去对另一个人说出“你好”。

就是在那时,我迫切的想要与你对话,于是提笔写下了这封信,嘱托清风寄给你,十年前的我。

我知道你正处在一个烦恼的时期,学业的压力,对未来的迷茫,都无时无刻不困扰着你。我无法消除你的苦恼,这条路你必须独自走一程,但我可以肯定地说,只要你不停下脚步,不失去信念,果断地告别过去,勇敢的面对未来,即使一时迷失方向,也终会兜兜转转,成为那个真正的自己。

未来的你

2030年

1页/共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