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王熠笛

来源:    时间:2015-08-31    已阅读3707次

      与熠笛姐约在中微课后。

一起步行到北街,夏季的午后还在施展着最后一丝威力,空气潮湿光线刺眼。这种有些憋闷的气氛,在她笑着打开话匣子的片刻仿佛就烟消云散。走进云门,她看到门口笼子里的棕色小兔子,好奇地问老板是不是有特别为它修建毛发。片刻驻足,使人难以移开目光。

曼大交换、KPMG全国挑战赛亚军、求职季的Bain offer、申请季的MIT master of finance录取通知、和爸妈一起的普吉假期、说走就走的九寨沟之旅、寻访“消失的地平线”的云南背包行、jazz小分队在毕晚上的精彩演出……一年里,熠笛姐的时间表似乎排到爆,但她还是会抽出时间,一个人跑到博物馆看展览。二十天后,她将踏上去往MIT的新一段旅程。

这个双鱼座的姑娘,依然像谜一样,在路上。

“选择李班,是我大学四年最正确的决定”

大一在竺院人文社科班,当时选专业有没有过纠结,为什么最后选择了李班?

其实没有哎,我当时全完没犹豫。觉得除了李班以外我都没任何别的选择。大一曾经有想过休学考SAT然后出国重新念本科,但在后来接触了学长学姐、了解到李班的课程设置,就很坚定地要来。你上什么样的专业,处在什么样人的氛围中,你的思维方式受到什么样的影响,真的太重要了。

李老师的存在就是一种力量的源泉。我一直觉得一位长者七十多岁,完全可以过自己的舒服日子,却选择来到浙大开设李班,请来这么多国外的教授。追求自己的命业,肯定花了很多心思,是很不简单的。前段时间参加ITP周年的分享会,我还在想未来几年之后,等大家都发迹了(笑),我们还能不能一起回来,再把李班办起来。想到就觉得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Langston教授在给我们班讲课(2013年春夏)曾经多次提到过你,说熠笛是他最欣赏的学生之一,非常优秀的女孩子,很好学,领导能力也很强。

Langston, 还有Bensel…可以说他们都是我的“贵人”。

其实认识Prof. Langston是在上WesternCivilization之前。大一的时候他来FACES做讲座,有机会通过学姐引荐短暂交谈过,我相信他当时对我并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后来我对西方文明的课很有兴趣,所以课下去西溪和他聊过天。Langston教授接受的是美国精英教育,学术一丝不苟,对学生要求也很严格,如果我们上课有人看手机,他真的会很生气(其实私底下也是个爱“吐槽”的人哈哈)。我一直很遗憾没有机会再去美国拜访他。

Bensel教授接触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最开始他给李班上课,当时讲的章节由于版权限制,没办法下发reading material。那部分大概是关于美国当代南北党派的政治冲突,内容也比较艰涩,如果没有reading学起来比较难懂,所以我就写了封邮件给他,希望有机会能解决这个问题,然后也表示愿意在他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做他的向导。没想到Bensel很快回邮件说他很高兴我能够愿意陪他逛一逛杭州,作为回报,他送我一本美国带来的书(有reading的内容)。这两件事情对我来说都是一个favor

和不太熟悉的人、特别是一个老外不会觉得没话题吗?

这倒没有,和Bensel在西湖一起玩的那天我们聊了挺多的,其实也和上课的东西没什么相关,就像在我讲到雷峰塔的时候,他会问我为什么中国的妖精女的比较多,而西方文化里的monster大多是男的,这样又会衍生开来很多。我们在西湖划船,说起来好像是我大学四年唯一一次在西湖划船(笑)。后来一直和他保持邮件联系,在申请学校的时候Bensel也很愿意帮我写推荐信。今年八月份的暑期课上完我就会去纽约看他。他是我的“贵人”,我不敢期待一个只认识我两周时间的人能够给我他后来给我的那么多帮助。真的很幸运能遇到他们。

 

Life is all about choice

为什么会选择去咨询公司?

我还是更希望有我自己的生活。工作喜欢比较challenging的,但life style也很重要。如果申请IB的话应该会考虑香港,但我真的不喜欢香港,这座城市让人感到疲惫。住宿环境在我的幸福方程式中比重很大,香港却永远给人很拥挤的感觉。记得在KP香港实习的时候,回家坐地铁的路上有一段很长的电梯,每次站在上面我心里都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常有人问我,MIT毕业以后,肯定就去华尔街了吧,贝恩算什么(笑)。干嘛学金融就要去华尔街呢!我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生活,在心底里,我对Bain充满感恩和敬意,这一个offer不仅包含了属于自己的很多成长的心路历程,包含了太多太多人对我的帮助、包容和知遇之恩,我迫不及待想要加入这个团队,迫不及待开始我的咨询路。我知道我会很喜欢我以后的生活,我从来没为我的什么选择后悔过。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的Summer(Intern)fail了一片。后来在GE白天实习,晚上回来自己复习GRE,我都不敢和他们合租。考出所有的成绩已经是十月下旬了。我们这届人看起来结果都很好,但在好的结果出来之前,都经历了非常大挫折。

大三下到大四上这一年里你的时间表真的挺满的。

我觉得论压力……大一大二还是一副学霸样,包括大三上,一直都是在自习室。寝室里大家没起床的时候我就已经走了,她们睡觉了我才回来。不过娱乐和社团也都是在自习室完成的,我觉得那里的环境比较安定一些。

大三下和大四安安静静坐在自习室学习的时间很少,但是在这段时间做出了很多重要的决定:要不要申请出国、要不要找工作……真的是那句,life is all about choice。在很多当下,我其实都顾不上忧虑,有太多事情需要我去处理。我很感激的是爸妈一直很信任我,可以说我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我自己做的。当然了,他们也会适时给予我一些提醒。

 

“爱上一个人让你拥有了盔甲和软肋”

谈到感情,她说,有句话讲得特别好:“爱上一个人,让你有了盔甲,也有了软肋”

周婕姐一直是我的role model。她告诉我,即使所有事情都发生变化,即便是所有事情都在变,你自己不可以变,都不要忘记自己是谁。你自己对事情的态度,你的心态,都不可以因为别人的做法而改变。记得看过一句话:你说你情商高,性格好,脾气好,那是因为没人惯着你(笑)。女孩子要学会依赖还挺重要的,但是到头来你还是不能失去你自己的这个支柱。

从大一大二的自习室“学霸”族,到之后的锋芒毕露或是低落坚强,再到如今的细腻温婉,一切对她而言都变得刚刚好——无需刻意追求,反而更容易察觉生活中每一个美好的细节。

谈话中,熠笛姐会细心照顾每个人的情绪,带着有着双鱼座特有的敏感、细腻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坐在她的对面,听她带着笑意谈起四年来有意思的人与事儿,我的神思有些恍惚。突然想起杨绛先生的那句话,“一个人经过不同程度的锻炼,就获得不同程度的修养、不同程度的效益。好比香料,捣得愈碎,磨得愈细,香得愈浓烈。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喜欢什么类型的电影?

One Day那种吧(写给朱丽叶的信?对的对的!),里面有印象很深的两个片段,一个是在Emma去世以后,Dexter跑到她前任的杂货铺,杂货铺老板说,She made you decent, and in return, you made her so happy。另一个是在他们的某次相聚,Dexter依旧是那副玩世不恭,Emma有些生气,她起身离开,对他说,I love you ,but I don't like youanymore。也许like可以通过理智判断,但love里是没有judge的。

 

 

最近想和大家分享什么书?

《廊桥遗梦》(理想主义的爱情故事呀),《消失的地平线》(即使不去香格里拉也真的很值得一读),《霍乱时期的爱情》(和马尔克斯百年孤独的魔幻现实主义不一样,前者具备了一个爱情故事会具备的所有典型元素,还有他的文字和语言实在是太美了)。

有什么喜欢的男明星吗?

好像没有哎…对了,我喜欢明道!(你不觉得他说话的时候很温柔嘛)。

有想要尝试什么新的东西吗?

我想我一定会去学油画。在电影The notebook里,男主人公花尽积蓄为她建造窗前有着美好风景的房子,女主人公只披一条红色床单,坐在窗前画着油画,那个画面真的是太美了。

我也一直很想学吉他(在香格里拉的酒吧遇到的那个主唱吉他弹得超级好)。我有时候在想,以后在周末,可以邀好朋友来家里,做些精致的吃食,一起喝喝下午茶,弹吉他或是放着音乐,灯光渐渐暗下来,大家聊着天,这样的日子多舒服呀。

在与熠笛姐聊天过后的十几个小时里,我仍然沉浸在一种兴奋与感动之中。这不是某种无所由来的情绪,我清楚地感知到它们来自人与人交往中被给予的信任和坦诚,这是一种短暂而真实的,得以窥见一个人的一方世界的奇妙。回味着熠笛姐说的,关于会有神奇的力量冥冥之中“take good care of everything”,我想,这种力量,也许就握在每个人自己手上吧。

 

 

 

/杜晓宇 叶轶凡

摄影/叶轶凡

场地鸣谢/云门书屋